起动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起动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父过世母流浪不愿回家儿做年夜饭盼妈回家过年《资讯》

发布时间:2020-11-19 10:27:30 阅读: 来源:起动器厂家

父亲过世母亲流浪不愿回家,儿子的小小心愿

“妈妈回家,我给您做顿年夜饭”

梁刚强现在是社区保洁巡查员

中午,梁刚强一个人坐在昏暗的客厅看电视,一言不发。屋子里有盏灯,画面在新闻和音乐频道不时切换,声音不大,他的表情没有过多的变化。

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他回头看了下墙上的时钟,提前15分钟去上班。梁刚强从家里走路去芳草园。走过新华路旁,他跟母亲林珠香打了声招呼:妈,我上班去了。墙角,几件破被褥里,林珠香探出头来,回了一声“好啊”,又缩了回去,用被褥蒙住头。

他叹了口气,直直地走过了桥。

梁刚强为妈妈带来稀饭

父亲过世母流浪 他一个人生活

梁刚强的家在市区新门街,大白天走进家里,即使把灯打开了还是很暗。家里两件像样的电器,就是电视和电磁炉。

他今年28岁。“他们说我脾气比较暴躁。去年有一次不懂事跟人打架,最后去泉州市第三医院治疗了很长的时间。”梁刚强笑着说,自己以前也不知道有病,但是现在每天都会吃药。他中专念的是中医学,毕业后因为身体的缘故,一直没有找到固定工作。

他说,2011年,父亲被电动车撞伤到医院抢救,医生说脑部有积血得手术,可是家里没钱,人回到家来几个月后父亲就过世了。母亲之前就患有精神疾病,自此也离开了家,四处露宿街头不再进家门,有很长时间,连人去了哪里都不知道。让他欣慰的是,这大半年来,母亲回到了离家不远的地方栖息,至少每天还能看得到人。

梁刚强学着照顾自己,洗衣、做饭,适应只有一个人的日子。早饭吃面包,午饭、晚饭煮干饭,每次买菜多是20来元,青菜配一点肉,这样要吃两三天。怕衣服被洗衣机卷破,现在更多是用手洗。“都挺好的,就是有时候太安静了。”他说。

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刚强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,是社区计生特扶家庭,生活的来源除了母子二人的低保,还有就是残疾人和计生的一些补助。从去年开始,社区照顾他的生活,聘他当社区卫生保洁巡查员,也协助清理“牛皮癣”,每个月补贴400元。

“工作不累,一开始不习惯,扫一会儿腰会酸,现在都很好。”梁刚强笑着说。他工作的“辖区”主要是芳草园外面的路面,他拿着扫把,清理路面的烟头、纸屑和落叶。昨天下午的太阳很暖和,风一吹树叶飘过来,梁刚强身边的一小块地方,刚清扫完又有了落叶,他像陀螺一般,转了好几圈,才把路面清扫干净,额头也出了汗。

梁刚强说,社区的阿姨们都很疼他,经常会带东西给他吃,“很多事情他们会替我考虑的,我有事做就好。”

“开着电视,就不会静得难受”

每天,除了工作,梁刚强的生活就是看电视。早上7点多醒过来,打开电视,一直看到快9点,然后去上班。11点左右回来,吃过饭后也是坐在电视机前,一直到下午上班。晚上,就守着电视到9点左右,然后上床睡觉。平时,除了买菜和购买些生活必需品,上街的时间都很少。

“没有人跟我说话,回到家把电视打开,不会那么安静。”他很高兴地说起,几天前遇到一位小学同学,在市区一个停车场当保安,还邀请他有空去家里玩。这个邀约,他重复了好几遍。“出去外面玩都要花钱,我跟大家也说不上话,后来圈子越来越小了,整天都在家里。”

梁刚强的房间里,衣柜是亲戚搬来的,柜门也坏了,要用一张椅子顶着才不会掉下来。打开衣柜,六七件衣服都很薄,“很多都破了,能穿的就两套。”他身上的厚外套,已经穿了两三星期没换洗了,另外一件厚外套其实也不怎么保暖,没得替换。“这两天太冷了,过几天再换下来洗。”这件衣服是叔叔去年给他买的,已经小得连胸口的拉链都拉不上去了,前段时间衣服破了,他又拿到街上让人缝了个补丁。

“今年看能不能去买件新衣服,太冷了。”梁刚强舍不得花钱,“一件衣服都好几百块,有买衣服我也是去看那些打折的。”他说,自父亲过世后,他再也没自己出去买过新衣服了。

心愿:妈妈,回家过年吧

下班回家,梁刚强特意又去看了看妈妈,问她晚上想吃什么。林珠香说:“稀饭,加点咸芥菜就可以了。”

她从被窝里露出身子来,从旁边几件衣服里掏出了一个快餐盒。“人家送给我的,你拿回家去吧,”60岁的林珠香自己念叨着,“你拿回去,叫邻居,叫叔叔阿姨们,来家里吃饭吧,你就可以请大家吃快餐了。”林珠香教儿子说着,满脸的皱纹笑得都展开了。

梁刚强执拗地拒绝了,帮老人把被子拉上,走回家去。“妈妈很可怜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他说,以前妈妈会帮他洗衣服、做饭,虽然每顿饭只有米饭没有菜,可是妈妈一直都在身边。这些年,逢年过节的,妈妈也不回家,犟得很,自己拿她没有办法。每天,他会问老人想吃什么,有时候给她做饭,有时候就附近打包外卖。

傍晚5点半,梁刚强按母亲的要求,走了很长的路去打包了一份稀饭,稀饭里加了咸菜,他又买了个鸡蛋放在里面,花了五元。

回来见母亲吃得开心,他又一次说起了回家的打算:“妈妈,春节你回家好不好,我给你做顿年夜饭,我们在家里过。”不出预料,母亲一口回绝了他。

回来的路上,梁刚强有些失落。这几年的年夜饭,他想跟其他人一样过个年,想让自己开心,就会多买一块肉煮顿好吃的,然后,早早去睡觉。(记者 林加华 吴嘉晓 文\图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